顯示包含「文化活动,书画收藏」標籤的文章。顯示所有文章
顯示包含「文化活动,书画收藏」標籤的文章。顯示所有文章

2018年6月22日星期五

符永剛【偷得浮生赏艺术·眼界大开】一字一画都精品


符永剛【偷得浮生赏艺术·眼界大开】一字一画都精品

转载《号外周报》第893期『深情一访』】


报导_摄影:张子深

 
符永剛[偷得浮生赏艺术]


这一天,偷得浮生『一』日閒,我和友人甲乙丙3人,决定拜访符永刚——国际书画联盟总会长。


符永刚的父亲符志明,在半个世纪前,是森州教育界知名人士。也是我的好友,我们经常(每星期三2次)在『南珍茶室』固定的一张云石桌子喝咖啡,针砭时势,閒话南北东西。难得是,2人还有共同嗜好,经常结伴到郊外找『山塘』钓生鱼。

岁月无情,时间残酷,符志明已先我一步离开了。怅惘云天,缅怀老友,总让我感叹生命短暂!

幸好,我和符永刚时有来往。

符永刚是我国著名书法家。还喜欢收藏。

这一天,我和甲乙丙名义上是来符永刚家喝老茶閒谈,实际上也希望有机会欣赏他的书法;更希望有缘看看他的收藏。

符永刚热烈欢迎我们。特地沏了一壶老六堡。茶浓,情也浓。

谈往事,几十年前,我和符永刚同在一间学校——芙蓉中华独中。不同的是,我是老师,他是学生。他念高中,读商科已醉心绘画,他的美术老师就是已故泼墨名家吕介文。

我当时教理科班,偶尔到商科代课,当时符永刚在绘画上已崭露头角,所以我特别关注他。符永刚为人谦和又尊师重道,常挂在口头上的事『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』他始终尊我为师,我也就乐得有这麽一个人品佳,书艺卓越的『爱徒』。

因为是狗年刚到,符永刚几杯老茶下肚,雅兴大发,便说要写副对联送我。

『爱徒』有心,我当却之不恭。

只见他摊纸磨墨,喃喃自语,要些什麽?我刚好写了一副狗年对联,14个字是:

『狗吠家家旺旺旺,运来事事发发发。』

符永刚不消几分钟,便气定神閒,笔走龙蛇,把对联写好送我。

我如获珍宝,非常感激。
符永剛书写对联送张子深
【惊艳崔大地书法】


从对联谈到书法,大家兴趣盎然。符永刚指著东边牆上挂满的书法说:『整面牆的书法,都是崔大地一个人的作品。我刚接受新加坡电视台的访问,还没收起来,你们随便看看!』

这麽巧,可以看到符永刚的收藏。

『在大马,崔大地是高知名度的书法家!』符永刚介绍说:『他也是国际知名书法家!』

他生于1903年,卒于1974年。

生前曾到英国,在中英文化协会、伦敦大学、牛津大学都举办过书法展,广获好评。

崔大地出生在北京。在北京担任过教师。家人都在日军轰炸时罹难了。第2次世界大战结束,崔大地便南来,为了纪念家人,南来的许多作品,他都提款时写上『幽燕』2字。『幽』是为罹难家人『幽伤』。『燕』是指北京。

南来后,现在新加坡开展又于1948年在吉隆坡、1949年在槟城开展,1965年移居新加坡教授书法。

早年,南洋大学的凌叔华教授说:「崔大地只带几支毛笔来南洋」。纵观他一生,真的独沽一味与书法为伍。

他的书法,涵盖面非常广,年轻时,临摹各朝书法,被誉为『少有的金石派专职书法家』。崔大地精于甲骨文、草书、隶书、篆书。

他曾自我介绍说,自幼热爱书艺:「由碑学入门,而出于帖学!」而他锺情钟鼎文,最锺情的则是甲骨文。

符永刚一一为我们介绍崔大地的各种字体,我们惊艳不已,也让我们对崔大地又进一步的认识。

丁衍庸【山居图】

欣赏过崔大地书法,同来的甲讚歎之馀,胃口大开,斗胆问符永刚能让我们欣赏一些水墨画吗?

酒逢知己千杯少,字有知音不嫌多。符永刚慢条斯理喝了几杯老六堡,便找出几幅水墨画,让我们欣赏。

打开第一幅,我和甲乙丙同时叫了起来:「哗!」是丁衍庸。

一看到丁衍庸的画,我百感交集,许多往事都涌上心头。

我记得2008年我在访问本地收藏家王健文时,因为他专收丁衍庸的画,遗憾是从未见过丁衍庸;而我告诉他,我见过丁衍庸,遗憾是从未收过丁衍庸一幅画。

我是1958年见过丁衍庸。那一年我路过香港,要去台湾读大学。逗留香港时,我住在九龙的农圃道六号的新亚书院。

丁衍庸当时在书院教画,而正在新亚书院读书的好友,便带我去看丁衍庸教画。

当时,他的画不值钱。

他是从中国到香港,后来妻子死在中国,他哀痛不已。在香港,时势不如意,可以说『穷愁潦倒』。最让人感慨万千,是穷到两袖清风时,他叫学生替他卖画,30幅只要900元,平均一幅30元。凄凉的是,一幅也卖不出。最后,这位学生不忍心让老师失望和难过,自掏腰包全买了下来。

想不到丁衍庸一高兴,再拿50幅给他卖,学生有哑子吃黄莲,有苦不敢言,全买了下来。

符永刚先给我们看的一幅丁衍庸作品,是『贵妃出浴』,贵妃居中,全身赤裸,周围站著伺候她的人。

白居易长恨歌说:『侍儿扶起娇无力,始是新承恩泽时』。甲乙丙都一直讚美这幅画,却因为贵妃全裸,我不敢刊出,读者没眼福了。

我另外刊出符永刚收藏的山居图。构图大胆,留白很多,淳朴稚气,十分耐看。符永刚说,丁衍庸虽然生前不得意,死后名声大噪,他的作品风格独特,在拍卖会上尤其在香港拍卖会,往往拍出惊人价格。

張大千的『屈原行吟圖}
符永刚收好丁衍庸,再打开另一幅水墨画时,我和甲乙丙不约而同,又『哗!』了起来。


符永刚说,这是张大千画的『屈原行吟图』。张大千(1899-1983)是中国近代最伟大的画家之一。他和另一画家齐白石齐名,并称『南张北齐』。张大千早年曾出家,法号大千。20多岁便留著一把大鬍子,少年老成,被称为『美髯公』。他早年精于工笔画,山水仕女,无不精彩绝伦。晚年画风转变,所做泼墨,大气磅礴,无人能出其右。

2010年北京拍卖会上,张大千的『爱痕湖』以人民币1亿80万拍出,首次突破亿元,是真正的『前无古人』。2013年张大千一幅『泼墨山水』在山东济南拍卖会上,以人民币2.5亿元成交,打破张大千的『爱痕湖』的拍卖价。

符永刚这幅屈原行吟图,又张大千擅长的人物和独特的书法,慢慢欣赏,细细品味,令人神往。

【最爱齐白石虾】

欣赏完张大千的『屈原行吟图』已将近中午。这时符永刚又把一幅画挂在牆上。坐在一角的丙,一看就说:「齐白石。」符永刚回答,正是齐白石的虾和蟹。

并且开始滔滔不绝的为我们解说。

他说,齐白石生于1864年死于1957年。齐白石就是和张大千并称:南张北齐的北齐。

不但是画家,也是书法、篆刻家。拥有『中国人民艺术家』的美称。曾获国际和平奖。

2011年他的作品『松柏高立图』篆书四言联,拍出4.255亿人民币的天价,远远超过张大千。

符永刚说齐白石画虾是一绝!评论家也说,齐白石的虾,体现了高度的笔墨技巧,他能将虾画得栩栩如生也是最写实的作品。

符永刚指著一隻齐白石的虾,告诉我们齐白石的作画技巧,还说他画虾不必画水,却自然而然让人看出虾在水中游弋的各种姿态。

提了他的解释,我们茅塞顿开。甲还特别恭喜符永刚,连齐白石的『虾』也拥有了。符永刚则说:这是我的最爱!
徐悲鸿[匹马啸西风]
【徐悲鸿擅长画马】

时间已是正午了。符永刚说,再看一位大师作品,我们就要去午餐。

我们即刻猜是谁?甲说,刘海粟。乙说,溥心畲。我说,王酉金。

都错了,是徐悲鸿。徐悲鸿(1895-1953),最擅长画马,最富盛名的是『奔马图』。

他对中国画有独特见解。他说:「古法之佳者守之」又说「垂绝者继之」。更重要的,不要食古不化,不佳者改之,未足者增之。

他本身言出必行,真正做到上述各点,所以被誉为『现代美术奠基者』。

符永刚这幅『匹马啸西风』从佈局构图到设色,都是匠心独运,大师手法,跃然纸上,徐悲鸿果然是画马高手。

时钟敲了一响,符永刚说要去午餐了。

奇怪,我和甲乙丙都觉得肚子并不饿。我们把老六堡一饮而尽,才谢过符永刚,心满意足的一起去午餐。

说真的,那些书法、那一幅幅名画,不但填满我们的心灵也彷彿填饱了我们的肚子,吃不吃都无所谓了!

备注:如套用或摘录文章或图片,请写文章与图片明出处:(符永刚缤纷艺术人生或http://fooyongkong.blogspot.com)感恩